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

医生劳务费污名化为“红包”,北京地坛医生被“暗箭”所伤,令医界寒心!

医疗圈那点事


来源: 吴帅医事评论 


西省洪洞县的一名患者韩某,患脑梗就医,经病人同意,洪洞县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王主任,请了北京天坛医院的一位专家宋主任给她做手术,事前约定付给专家一万元会诊费。患者同意,北京专家顺利完成手术,患者将1万元费用交给王主任,之后由王主任将钱转给北京专家宋主任,但却被人偷拍传到网上。


目前,洪洞县人民医院王医生已经被停职,洪洞县卫生局介入调查。北京天坛医院宋主任同样接受调查。这是来自昨天江淮医学的消息。

 

看起来,这个洪洞县飞刀事件依然在发酵。

 

 有为医生打抱不平的。自媒体“王旭的王”在一篇评论中直言不讳,这家病患家属,用近乎阴险毒辣的方式,反咬帮助了自己的医院和医生,可谓现代版的“农夫与蛇”,这是对公序良俗的无情践踏。从偷录视频的这种行为上看,这也是蓄谋已久的,其目的就是为了白做这个手术,不但要把这一万块劳务费要回来,而且还可以得理不饶人占更大的便宜。当然事件后续的发展,同我的判断基本一致,县医院承诺免费对这位患者后续治疗,这家人表示非常满意。

 

但也看到一篇令我感到吃惊和诧异的评论。在这篇《手术室收万元红包医生停职:为何人人痛恨收红包却成普遍现象?》评论中,作者青锋说,针对洪洞县人民医院有关人员所称手术室里收红包是普遍现象,不仅要问,这种涉嫌违法的行为,何时成了普遍现象?是否就是因为基层医院都这样做,对于这种人人提起都痛恨的行为,才屡禁不止?难道真的是法不责众吗?


 

“手术室收万元红包医生停职”?这个话题直接变异为医生该不该收红包之争?

 

但对不起!评论者显然是跑偏题了。

 

包括涉事医院、医生,乃至到采访中病人家属方自证,这笔钱属于给医生的劳务费。怎么在这里,被偷换成了红包?

 

前一个议题是一个高风险议题,卫生部门明令禁止收红包。你还要把话题往这个最危险的话题上去引,那不是蠢就是恶。

相反,如果这笔钱属于明文定义的劳务费,一是事先经过患者同意。二是由医院方知情和经手。那就大大地降低了风险。至多是一个该收多少以什么形式来收的低风险问题。可以明确,这笔手术会诊费的确是应该收的,天下哪里有白吃的午餐?

 

所以,评论者应该有基本的判断,一旦往红包方向带偏了,这个讨论的文笔再犀利正义,也是负面价值的。因为这个事件本就不归属红包范畴。  

 

显然,这是一个有人精心策划的网络事件。

 

身穿工作服的医生,收取这笔劳务费的时候,被拍摄成视频短片,定义为收红包,并且被发布到网络,发酵成一起舆论事件。

 

请问,这个现场的视频是什么人拍的?为什么要如此的抹黑医生?

 

非常蹊跷,在这个医生身受暗箭伤害的时候。这个得到医生帮助和救治的患方却站出来落井下石,说治疗效果不好,逼着医院答应免费给予后续的治疗。

 

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的反应。

 

这种逻辑俨然之意是,医方觉得手术成功,但是患者觉得手术和治疗一般,要医院免费负责到底。现在,这家涉事医院答应这个诉求,很显然是被网络舆论施压所致。

 

医生劳务费污名化为“红包”,医生如此被“暗箭”所伤,令医界寒心!

 

但这是医者的宿命,做多错多,病人万千,人的道德参差不齐。你永远不知道这一支暗箭藏在哪个角落,什么时候射出?这也是行医风险之一。


    0条评论

    扫描体验

    手机版网站

    扫描关注

    健康榜公众号